溥杰
爱新觉罗·溥杰(1907年4月16日-1994年2月28日),字俊之,满族,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同父同母弟弟。父亲是第二代醇亲王爱新觉罗·载沣,母亲瓜尔佳氏,荣禄之女,是家中的次男。生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07年,溥杰生于北京清皇室醇亲王府,溥杰的祖父为道光帝七子、咸丰帝之弟醇贤亲王爱新觉罗奕譞,伯父为光绪帝,其父醇亲王载沣是光绪帝载湉之五弟,为清末监国摄政王,母亲苏完瓜尔佳·幼兰是正白旗瓜尔佳氏荣禄(即戊戌变法中的朝廷重臣荣禄)之女,末代皇帝溥仪为其胞兄。溥杰有兄弟三人,姐妹七人。依次为溥仪(1906年生)、韫媖(1909年生,嫁郭布罗·润良)、韫和(1911年生,嫁郑广元)、韫颖(1913年生,嫁郭布罗·润麒)、韫娴(1914年生,嫁赵琪璠)、溥倛(1915年生,早夭)、韫馨(1917年生,嫁万嘉熙)、溥任(1918年生)、韫娱(1919年生,嫁王爱兰)、韫欢(1921年生,嫁乔宏治)。

溥杰,1907416日生于北京清皇室醇亲王府,爱新觉罗氏,字俊之,满族。爱新觉罗.溥杰系清宣统帝溥仪之胞弟,父亲是第二代醇亲王爱新觉罗.载沣,母亲瓜尔佳氏,荣禄之女。溥杰是家中的次男,自幼受到严格的书法基础训练,工行书,初学虞世南,后受其业师赵世骏影响而自成一体,所作隽秀爽健,婀娜多姿。溥杰曾留学日本,生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94228755分因病于北京逝世,享年87岁。著有回忆录《溥杰自传》。

外界评价

爱新觉罗.溥杰,他是一位承载了二十世纪初历史转折的人物。他与嵯峨浩的幸福美满、始终如一、相敬相爱的爱情为世人所崇敬。

溥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担任的工作中,本着认真负责的精神,参加各届全国人大会议,积极发言,细心做笔录,令人佩服。透过自身,为国家经济建设做出自己的一份力量。除做好全国人大工作之外,他还忙碌撰写自传,积极参加公益活动,但谢绝一切无关紧要的社会应酬和活动。

相关事迹

其实在此之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平、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李先念、副总理兼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聂荣臻、全国人大常委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等人已经利用到东北视察工作的机会,专程到抚顺看望过溥仪。并且周恩来还特许了溥仪、溥杰等与外界的通信。促成这一转机的谁也不会想到竟是溥杰在日本的女儿慧生。

那是一九五五年北京中南海的西花厅。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周恩来收到了一封来自日本东京的信。信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写来的。周恩来读罢信后,被深深地感动了。

尊敬的中国总理、伯伯、先生:

我是伪满罪犯爱新觉罗溥杰的大女儿,名叫慧生。这封信是我背着所有的亲人写给您的,因为我太想念我的阿玛了。相信伯伯一定能理解一个十七岁女孩的心情。

我的中文很不好,但我还是要用我在日本学的中文给您写信。我的阿玛久无音讯,我和妈妈都很担心。我不知给日夜想念的阿玛写过多少信,寄过多少照片,但却从没收到过一封回信,只好望洋兴叹!

虽然中日两国体制不同,人们的思想各异,但骨肉之情在中国和日本都是一样的。若周总理也有骨肉孩儿,自然能理解我和小妹思念父亲的情分,更会体察拉扯我们姊妹长大成人而又望眼欲穿想见到丈夫的我母亲的一颗心。您一定知道我此时急切而又痛苦的心情!

现在,日本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但我的家庭却是由中国的阿玛和日本的妈妈组成的,我们全家人都真心实意地期待中日友好,这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力量!妈妈恨不得一下子飞到阿玛的身边,我也盼着早日团聚,正是为了这些,我现在拼命地学习中文,我希望自己能为中日和好做点事情,能够为架设中日友好的桥梁添砖加土。

谢谢,拜托了!请伯伯能将这封信连同照片一起转交给我亲爱的阿玛,并衷心希望能允许我和阿玛通信......

周恩来的心显然被这十七岁的女孩儿的信震撼了。他完全理解这个十七岁女孩儿的思父之情。慧生这时已经有十一年没见到自己的父亲了。据说,孩子的这封信,百忙中的周恩来竟然一连看了两遍。尽管在此之前,李玉琴也给周恩来写过类似的信,但身居国内的李玉琴显然没有作为海外日本人的慧生那样幸运。谁也说不清李玉琴的那些信是怎样石沉大海的。后来周恩来对身边的秘书说:"我就喜欢这样的孩子!年轻人嘛,干什么都要有勇气。慧生这孩子,就有中国满族青年的血气,将来有机会,我愿见见她。"

周恩来没能见到慧生,溥杰后来也没能见到慧生。就在慧生写这封信的两年以后,人们在日本伊豆半岛的天城山上发现了慧生与她同窗同学大久保武道两个人的遗体。有人说他们是死于殉情,但嵯峨浩一直拒绝使用这个字眼。

事实似乎是:大久保武道的学习成绩比较差,热情的慧生为了帮助他,就经常把自己的学习笔记借给他使用。慧生的这个举动完全是出于一种善良,是很单纯的。但大久保武道却把慧生的好心理解为一种爱意。结果,大久保武道坠入了情网。等慧生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爱上,想做出解释的时候,大久保武道已经陷入了非爱不可难以自拔的地步。于是,慧生就想慢慢地做大久保武道的工作。没想到这样一来,两个人反而越陷越深。最后,大久保武道不知从哪儿搞来一支手-枪。这个受日本武士道精神影响极深的学生,在此之前就曾有过自杀倾向。而这一次,他不但拉上自己,还拉上了慧生。慧生是被大久保武道用手-枪打死的,然后大久保武道又开枪打死了自己。

日本警-察署把这一案件判为杀人事件。

这是十九岁的慧生的故事。这个十九岁的故事与十七岁的慧生的故事其结果正相反。按照周恩来的指示,有关部门将十七岁的慧生的信和照片一并转给了狱中的溥杰。周恩来还特别指示抚顺战犯管理所,说他允许溥杰与住在日本的家属通信,同时周恩来还专门让秘书给慧生回信,告诉说:他已经允许慧生的阿玛与家人通信了。接着,周恩来就想到了溥仪和其他满洲国战犯,所以又专门指示最高人民检--院研究这个问题。一九五五年六月,最高人民检--院作出决定:允许伪满战犯跟他们的家属通信和见面。最先接到狱中来信的自然是日本的嵯峨家。信由日本红十字会转交,是溥杰写给女儿慧生的。

爸爸现在中国抚顺,一切尚好,勿念!......此信得以发出,还要感谢女儿慧生,因为是周恩来总理把慧生写给他的信读后转寄给我了,听说连总理都对慧生的中文水平赞赏不已。直到这时,嵯峨浩才知道女儿慧生平时为什么那么刻苦地学习中文。一时间,嵯峨一家人全都无比欢欣。慧生捧起阿玛的信,扑通一声跪倒,泣不成声地说:"总理伯伯,有朝一日回到中国,我一定要去拜访您!"说完她取出一张自己的照片,用中文工工整整地写了一句话:"赠给最尊敬最信赖的中国总理周恩来伯伯。"周恩来人性的光芒是感人至深的。同是在与家人通信这个问题上,溥仪的想法不仅与周恩来无可比拟,而且与溥杰也相去甚远。溥仪一直反对溥杰与其日本爱妻的通信,他一直都主张溥杰与嵯峨浩一刀两断。溥仪当然没法理解无论生理还是心理全都正常的溥杰和嵯峨浩的情感。狱中溥杰思念爱妻,思念爱女常常肝肠寸断。这种心情,溥仪哪里能领悟呢!

人物生平

溥杰于1929年到日本东京学习院、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溥仪曾勒令其留下并与一满人女子结婚,但被日军阻挠)。

1935年回东北,在满洲国任军职(宫内府侍从武官)。

19458月二战结束,日本投降,满洲国灭亡。溥杰与哥哥溥仪逃至沈阳打算改乘飞机前往日本,在沈阳机场被苏联军队俘获。